首页 »

外国影人谏言:多投资高品质动画,戛纳电影节不会放《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2019/9/11 19:52:52

外国影人谏言:多投资高品质动画,戛纳电影节不会放《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中国有这么多伟大的艺术家,为何却没有生产出足够的动画长片?我现在看到中国市场最大的问题是制片人太贪婪,没有给艺术家足够的时间精雕细琢。整天催着变现,再好的故事也没用。” 在6月19日的金爵电影论坛上,曾获第77届奥斯卡最佳特效奖的安东尼·拉默里纳拉一番话引发全场鼓掌,也同时发人深省。随着中国在全球化语境中地位的提升,越来越多的国外影视从业者密切关注着中国电影市场,他们甚至比想象中的更了解中国电影发展中的优势与困扰,在上海国际电影节期间,这些外国影人积极为中国电影建言献策。

《喜马拉雅大冒险》

《白牙》

 

这些年,中国的电影“大片”越来越多,但口碑、影响力无论在国内还是国际上都不尽如人意。曾为《蜘蛛侠》等好莱坞大片做特效的安东尼近年来也作为国际团队,为中国电影《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制作了特效。面对自己亲自参与的大制作,安东尼很清醒地意识到它的问题出在那里。“我第一次来中国是上世纪80年代,当时看到了许多有趣的艺术电影。现在的中国电影太强调大景观、大制作,这固然没问题,但问题是那些有趣的小成本艺术电影在逐渐消失,而正是这些电影才引起其他国家对中国电影的兴趣。大制作电影固然赚钱,但有品位的小电影更能留名青史,戛纳电影节不会放《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朝花夕誓——于离别之朝束起约定之花》

 

他呼吁中国电影制片人对艺术电影多一些文化投资,不要那么急于求成。同时,对于向海外市场输出上,他认为动画电影比真人电影成功率更高。“中国的真人电影在美国成功的不多,即便是《卧虎藏龙》也没有在票房上取胜。一方面是美国观众懒得读英文字幕,世界上许多国家的观众都面临这个问题,但同时也要看到,美国票房收入最高的其实是动画片。制片人要调整心态,如果你真的要赚钱,不如投给有质量的动画电影。”

 

《霍夫曼奇遇记》

 

来上海国际电影节“设台”推介自己作品的乌克兰动画制片人伊戈尔·斯托查克,对中国“买家”印象良好。在他看来,因为中国买家会重视产品的IP持续能力,这也是乌克兰动画发行中的用心之处。“我们会参加各种国际电影节,在市场营销上投入很多。现在商业动画竞争很激烈,仅仅制作出好动画还不够,我们要先跟观众打好招呼,用玩具、书籍、移动手游等打开市场。”多方奔走,了解各国观众的口味和其他区域合作伙伴的兴趣很重要,但伊戈尔强调,乌克兰主流动画发行70多个国家的秘诀是,作品必须高质量。为了向海外成功输出,乌克兰动画电影非常注重剧本的开发写作,他们会先在乌克兰写作基地完成剧本大纲,然后去好莱坞创作完成,以保证口味的国际化。

 

《神奇马戏团》

《曼彻斯特大冒险》

 

不过,在向海外输出上,好莱坞经验未必都能够照搬。日本动画导演片渊须直介绍,上世纪80年代,宫崎骏等日本动画人曾为制作全球范围内传播的动漫,而去迪士尼取经。他们通过学习发现,美国动漫是以制片人为主导,日本则是以导演为中心,最终,宫崎骏等人因为不能接受这种模式而退出,成立了自己的吉卜力工作室。“重视制片人的模式可以获得巨大市场,但我们更关注创作中导演的重要性。两种模式没有孰对孰错,吉卜力也慢慢将好作品带给世界。”他同时认为,地域性作品未必得不到全球认可,观众更会对不同国家的陌生文化感兴趣,今后他将更加专注于日本题材作品。

 

《女他》S He

 

当然,坚持自我的前提是对作品有底气,正如片渊须直骄傲地表示,“我有自信我比制片人更了解观众。”这种自信也给中国电影人以鼓舞。入围本届电影节动画片单元的动画导演周圣崴想起,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大闹天宫》就是导演中心,但它成功传播到各个国家,让各国观众深受其艺术感染,“这说明只要创作出好作品,就具备传播性和跨文化性。”

 

对于中国动画如何在跨文化电影合作中找到突破口,上海国际电影节动画片单元评委会主席:雅克-雷米·杰瑞德建议,不妨创造一种新的职业,以融合不同文化,创作出更多不同国家接受的动画电影。“我们要保护具有艺术性的小众动画电影不会被主流市场吞噬,同时请对东西文化都很了解的年轻人共同创作出剧本,更好被全世界的观众欣赏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