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本修宪:大势所趋,中国何处?

2019/9/12 13:33:58

日本修宪:大势所趋,中国何处?

7月10日,日本国会参议院改选投票水落石出,在改选的121个议席中,执政联盟自民党和公民党新增10个席位,使两党所控议席达到145个,加上另外两个赞成修宪的右翼党派席位,已超过全部242个议席的2/3。这意味着日本修宪已基本扫清法律障碍,除非修宪后被全民公决推翻。相对稳定日本社会舆情看,修宪已是大势所趋,恐难挽回。日本摆脱和平宪法将引发连锁反应,中国不得不早作打算,面对不同以往的强邻。

日本的政治生态与民心背向需要重新认知和定位。尽管我们习惯性认为“民心不可违”,也坚信绝大多数日本人民热爱和平反对战争,尤其反对重蹈军国主义覆辙,残酷的现实却是,日本的民意代表主流集体右转且已成常态,否则,不可能出现参议院改选修宪派反而得势的结果。这个逆势上扬的趋势,比修宪派得胜本身更令人忧虑,也更值得我们反思观察日本的惯性视角和线性思维。

尽管主要在野党反对修改宪法第九条,紧急民调也显示48.9%的日本民众反对安倍任内修宪,甚至不乏自卫队官员起诉安保法案违宪这样的个案,但是,这都不是当下日本政治思潮的主旋律,而是侧面呈现了日本多数人对世情与国情的真实态度。日本政治体制赋予安倍等修宪派“依法修宪”的便利,其实意味着日本多数民众和政治精英接受或支持修宪,使日本重获国家交战权和集体防卫权,复归“正常国家”地位。无论外界多么不情愿,必须学会换位思考。

日本修宪必然改变亚太军力对比和战略格局。日本修宪绝非止于获得法理交战权,而是意味着延续70年的军力限制大突破和军力建设大变革。以本土专守防卫为核心使命的日本自卫队,不仅将正式更名为国防军,还将扩充力量并完善不同军兵种配置,形成以海空军为主的构成复合型和攻守兼备型正规军队。弃绝防守反击和近海作战的有限职能,日本新军将视国家利益之需而无所不往,甚至主动在全球任何角落先发制人。安倍早已将这一根本性深刻变革公布于众,修宪后必然逐步践行。

经济、科技和制造实力强大且潜力可观的日本,保守追求是做亚太地区领导者,最高目标是参与世界的领导与治理,其对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孜孜以求,就足以证明其雄心勃勃,不甘久居美国屋檐下。地区大国向世界大国转型,不可能满足于军事跛脚鸭,追求强大甚至超强军力必然是日本后续努力方向。建设包括中远程弹道导弹系统在内的战略威慑力量,甚至利用东北亚核扩散态势拥有核武器,即便不是日本近期图谋,也将是渐进实施的腹案。亚太军事格局和战略平衡被打破,甚至更利于日本发展,恐怕不再是杞人忧天的臆想。

日美关系将进一步提升和密切。日本从曲线修宪到公开修宪,这是美国战略再平衡的结果,甚至是美国公开鼓励和暗中施压的产物,意在扶植西方阵营的日本快速完成军事扩容强体,弥补美国实力缺失,制衡中国这个正在崛起的共同战略对手。可预见的是,修宪后的日本将名正言顺地充当“世界警察”美国的协管,至少在亚太地区发挥更突出的军事作用。在共同目标和利益驱动之下,日美未来政治和军事关系更加得到进一步强化,联手纵横亚太的军事行动也会水涨船高。

军事崛起的日本将构建更牢固的亚太朋友圈。合纵连横,趋利避害,这是所有国家处理对外关系的基本策略和原则。修宪后的日本因其军力大增以及日美关系更加牢固,无疑将提升其在亚太事务中的影响力和话语权。眼下在安全上追随美国的亚太小国,未来也许将更多合作空间让渡给近邻日本,进而增加它们与中国关系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换言之,中国今后与亚太国家打交道,不再是单独或主要考虑美国因素,而是增加了绕不开的日本因素。受历史恩怨与现实冲突的交替影响,中日关系未来的处理会更加棘手。

面对快速变化的日本内政外交和安全战略,中国周边战略环境趋于恶化,面临着两强遏制和多国钻营的不利局面。如果说在全球范围内,中国处理好中美俄大三角关系具有极大的现实意义,那么,至少在亚太区域,处理好中美日“次三角”关系也变得重要而迫切。因此,在全力维护和营造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稳步向前的同时,如何全盘规划和建设新型中日“一衣带水”关系,也刻不容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