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误上了征信“黑名单”,七年后购房时才知晓,这锅背不背?

2019/11/9 1:17:16

误上了征信“黑名单”,七年后购房时才知晓,这锅背不背?

文|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 陈琼珂

 

金山的钱先生为了买房去贷款,却发现自己竟然在征信“黑名单”中,而涉案信用卡是别人冒用他的身份申请并使用的。为了尽快撤销不良记录,钱先生违心地与银行签和解协议并支付了本金。事后,他向浦东法院起诉,经法院调解达成协议。

 

记者从本市多家法院了解到,近年来,因身份信息被冒用领取信用卡,上了银行征信“黑名单”的案例时有发生。如果公民误被列入征信“黑名单”,又该如何解决?律师认为,诉讼或许是比较理性的选择。

 

购房者为撤销不良记录,违心签和解协议

 

2015年2月,钱先生与他人签订了房屋买卖合同,在去银行办理贷款手续的过程中,他意外地发现,自己在某上海分行处有一笔1.8万元的恶意欠款,因而产生了一条不良信用记录,无法办理贷款手续。

 

钱先生向警方报了案。在与涉案银行交涉中,他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2008年,有人冒用他的身份证件,办理了一张信用卡,透支8200元后长期未还。然而,钱先生从未收到银行的催收通知,系争账单的寄送地址即上海市金山区廊下镇的地址,并非是他的地址,系争手机号码也非其号码。

 

钱先生说,当时已签订了房屋买卖合同,并支付了80万元的买房款,如果由于不良征信记录无法贷款,就会面临违约。在这种情况下,为了减少损失,他被逼无奈,与银行签订了所谓的和解协议,支付了本金8200元,这才得以删除不良征信记录。

 

钱先生认为,银行没有尽到信用卡办理谨慎审核义务,导致案外人利用其信息办理了信用卡,不仅导致自己名下发生不良征信记录,还导致房屋买卖合同履行超期,支付了违约金1900元。和银行签订的《和解协议》,显然是趁人之危的可撤销合同。且银行将其列入征信记录长达7年,造成了其名誉损害,应赔偿名誉损失费。他因此向法院起诉,请求判令撤销与银行的和解协议,返还本金并赔偿经济损失。

 

银行辩称,签订和解协议是为了解决钱先生当时的困难。考虑到有可能持卡人并非其本人的情况,银行才同意与钱先生达成和解协议,并放弃主张了利息、滞纳金等损失。即便发生盗用,钱先生也存在保管个人信息及证件的责任,该协议是在双方均让步下达成,合法有效。而且,钱先生与他人签订房屋买卖合同,需要事先查询个人征信信息,否则造成无法贷款的责任应由其自行承担。

 

不久前,经法院调解,原被告双方达成协议:银行支付钱先生8800元,双方再无争执。

 

银行应认真审核开户资料的真实性

 

像钱先生这样的案例不是个案。早在2012年,上海市民张志华曾将中国光大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行及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告上法庭,原因是误上银行征信系统黑名单。

 

张志华是一家民营企业的法定代表人。2012年,因公司发展需要,以个人名义申请贷款。他先后联系了平安银行宜信金融公司,但都因信用问题没有申请成功,问题出在个人信用记录上,张志华发现,光大上海将一笔9380元的坏账算在其名下,并上传到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自己就这样被上了征信系统“黑名单”。张志华开始寻求银行及监管机构消除这一记录,但几经周折,却毫无进展。在奔走两个月毫无结果之后,张志华以名誉权受损为由起诉银行。就在宝山法院发出传票之后,光大方面主动删掉这条不良记录。

 

在浦东法院审理的另一起案件中,银行对被“误杀”者的辩解不理不睬,还两度发出律师函催讨。王女士的身份信息被别人冒用领取了光大银行的信用卡,透支6万多元,王女士被列入征信“黑名单”。王女士报警,又多次与银行交涉,强调自己并未在光大银行申办过信用卡,要求删除其诚信系统中的不实信息,但协商未果。后经法院调解,光大银行删除原告王女士名下的光大银行信用卡的不良征信记录。

 

本案主审法官指出,冒用他人个人信息骗取银行信用卡的行为,本身是一种触犯法律的犯罪行为,而这种行为必然会受到法律的惩处,市民要注意个人信息保护。另一方面,作为发卡银行应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认真审核开户资料的真实性和有效性,确保信用卡申领为客户本人的真实意愿,以防患于未然。

 

一位金融领域专业人士透露,虽然十多年来,中国人民银行组织银行业金融机构建成了我国集中统一的企业和个人征信系统,但依然存在个人信用资料不全、覆盖率低等问题。央行征信系统中有8.5亿自然人信息,其中有信贷数据的只有3.2亿人。当然,还有其它一些问题。

 

如果发现自己被误列入征信“黑名单”,该如何纠正?记者在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网站上看到,可走异议申请流程,征信中心受理异议申请后,将联系提供此异议信息的商业银行进行核查,并于受理异议申请后的20日内回复异议申请人。到规定的20日后,异议申请人可到征信分中心领取回复函。

 

不过,作为试图洗清自己的个人,面对金融机构总是弱势一方。汇业律师事务所吴冬律师认为,发现误上了征信“黑名单”,个人要求纠正,难度很大,因为银行内部也要一级一级上报审批,内部有大量的协调工作要做,想有一个理想的结果“很难”。

 

吴冬认为,征信体系对自然人的制约很大,而有些银行的规定对老百姓过于严苛了,动不动就纳入“黑名单”。例如有的银行设有信用卡还款宽限期,有的则逾期一天也不行,老百姓怎么能搞得清楚呢?至于个人资料被冒用领取信用卡,举证难度更大,银行会说,我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串通的?“所以,一旦遇到这样的情况,诉讼几乎是唯一的选择。”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邵竞